深水区

人义ONLY

为什么不设想一种“爱的政治学”,如德里达在他的“友爱政治学”中所设想的那样?

我不认为爱与政治可以混为一谈。[…]当我们开始说“你们要彼此相爱”,这可以用来形成某种道德,但不能形成某种政治。首先,在政治中,总有些我们不喜欢的人。这是不可避免的。没人可以迫使我们去爱这些人。(Badiou, 2012: 88)

家族词库 随时更新

顽固不化 冥顽不灵 油盐不进 刀枪不入 软硬不吃 水火不惧 百毒不侵 百折不挠 八风不动 金刚不坏 无欲则刚 无药可救

他不是弥赛亚,但他拥有所有政治品质中最宝贵的一种——运气。(Montefiore, 2015: 40)

[Repost/育良中心]百年身

越人歌:

假如高老师成功下船的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育良最后的处分是党内警告。

侯亮平很不服气。

“老师您就不会良心不安?罪名都让高小凤赵瑞龙他们担了,他们进去了,您还是清清白白的政法委书记。”他咬着清清白白几个字的重音,任谁都能听出语气里的嘲讽来。

高育良却仿佛没听出来,又或者听出来了却并不在意,“高小凤是不会进去的。她怀孕了,允许监视居住。”

侯亮平震惊地瞪大了眼睛。

高育良于是又补充,“不是我的。”

老师从还有些发愣的学生身边走过,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,却又半途放下了,“她让我给她出主意,我让她要个孩子。亮平啊,这件事,到这里...

1 / 59

© 深水区 | Powered by LOFTER